开放和自由– 从 OSO 停止运营想到的

由 徐永久 发表于 2001年10月17日 00:01。

原文发表于 2001.6.12 。
开源软件(Open Sources Software ,下面称为 OSS )和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 下面称为 FS)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从源码开放的角度来理解的话,后者可以说是前者的一个子集。 FS 必然是开放源码的,而 OSS 则不一定是 FS。

奥索(OSO)的含义是 Open Source Online,是一个提供人们在线学习开放源码软件的场所。而实际上, OSO 提供的几个频道都是 GNU 的,所以与其说 OSO 的含义是”开源在线“,还不如说是 GNU 在线,因为其本身提供的几个频道: Linux,Apache , MySQL, Perl ,PHP , Python 等都是自由软件。

OSO 的停止运营,从各方面资料来看,是资金欠缺无疑了。但是就 OSO 所运营的城市,一个位于浙江东部的沿海开放城市,宁波而言,资金的欠缺实在是一个勉强的理由。相信,如果 OSO 的 CEO 能够稍微运用一点资本运作的技巧,不应该会在那么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遭遇尴尬。所以,OSO 停止运营,不应该理解为 OSS 或者 FS 在中国的失败。因为,笔者认为宁波这个商业气氛十分浓厚的城市,并不能代表 IT 的前瞻。说白了,如果 LinuxAid 这类的网站停止运营的话,那么倒真的是 GNU/Linux 的悲哀。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什么说宁波不能代表 IT 的前瞻呢?原因十分的简单:宁波缺少人才,缺少高素质的 IT 人才,缺少开明但是不很“精明”的老板。因为很多的老板太“精明”了。 上海无疑也是一个“精明”的城市,但是上海因为其大,因为其开出的高薪,吸引了江浙一带的 IT 优秀人才蜂拥而入。所以, OSO 在宁波的失败,并不等于一些网友所阐述的是开放源码或者 Linux 的失败,笔者的愚见是宁波的失败。因为宁波没有能提供一个比较好的 IT 氛围。

各位看官,你是否有想过,如果 OSO 是开在上海,或者北京或者深圳或者广州,甚至香港呢? 或许香港的环境要比宁波好多了。至少在融资方面,像 OSO 这样的网站,应该会受到一些 VC 的垂青。在这些大城市里,一般都有比较成气候的 Linux User Group ,而宁波连个 English Corner 都很难有高手见到。

其实,网站本身的内容才是十分主要的,应该说 OSO 提供的社区,和免费空间是吸引众多 Linux 朋友的主要原因。特别是 OSO 抓住了 PHP 的流行机遇,推出了提供 MySQL 和 PHP 的空间,于是乎注册者如潮水般汹涌而入。可惜后期的服务没有跟上,导致部分网友埋怨。

OSS 的主旨在于开放,而 FS 在于自由。只有开放的心境才能达到“自由”的境界。这种“自由”是一种心灵的自由,衍生的含义就是商业运作的自由,能达到行云流水般的自由,这种自由也指一种人生态度的洒脱但不是放荡不羁。那些挂在嘴上的开放归根到底还是非自由,这种拘谨约束了自己的思维模式。到头来的失败用佛教的话来说就是“有因必有果了”,用 English 的说法就是 “Cause-Effect”。

OSO 从先前一段短暂的停止免费空间服务,到推出的不是很成熟的 OSO_LAMP V1.0 ,到现在的停止 MyCIO 服务,给人的感觉似乎 OSO 的运作有点急功近利。但是开放源码也好,自由软件也好,最终的盈利点都应该在于服务。而服务所依赖的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字,“人”,如果没有高素质人才提供服务,劣质的服务只能得到劣质的回报。

OSO 的停止运营从其网站公告来看是“短期”的,不是像有些网站所说的“关闭”,但是如果是短期停止的话,我想,关闭网站原来的文章实在是不可取的。当一位朋友问我是否还有其他办法读到 OSO 原来的文章时,我确实发现原来的文章都已经是 403 错误了。呜呼,既然要到 6.28 才停止服务,为什么不把原来的 OSO 再给人看看,让大家去细细体会以前的 OSO 是多么的美好呢?

OSO 这个品牌,相信他的拥有者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当很多的 Linux 网站在为 OSO 唱哀歌的时候,甚至我也有些许的伤感。但是,我却要在这里给 OSO 欢唱,OSO 或许在找寻自己的出路,自己的机会。虽然现在的境遇有点难堪,但是 OSO 在寻求另外的突破口,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这条路就是“自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