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被判死缓

有关瑞星的一则新闻,病毒界的耻辱。公司的营运如果依靠外部的力量来掐断竞争对手的生存能力,其卑劣实在是人所不齿。

好在正义总算得到昭雪。难道行贿的公司不应该受到法律和道德的谴责么!

这样的公司又何其少呢?

市公安局原网监处长被判死缓

京华时报

本报讯 (记者王秋实)接受上千万元贿赂、一手炮制中国软件业第一冤案的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兵,昨天在市一中院接受宣判。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3项罪名,数罪并罚,决定对于兵处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由于于兵受贿金额巨大、且在帮助瑞星公司制造冤案时伪造证据、非法关押无辜人士,此案被称为 “北京公安最大腐败案”。

昨天上午10点,于兵被带入法庭。法院认定,检察机关指控的贪污、受贿和徇私枉法3项罪名,根据案件事实均已成立。此前,在于兵指使下伪造证据、制造冤案的两名民警张鹏云和齐坤已因徇私枉法罪被判刑。

据检察机关指控,于兵任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期间共受贿4笔,受贿金额达上千万元,行贿者为4家网络公司,其中瑞星公司向其行贿420万余元,名列起诉书第一项。加上其他两项罪名,于兵的涉案金额达到1400余万元。

案卷材料显示,于兵的受贿所得都买了字画,其中一幅画的价格近300万元。为了掩人耳目,于兵受贿后经常与行贿公司签订买卖协议,将桌子等普通物品以几十万的昂贵价格卖给行贿公司,以掩盖巨额钱款的“来路”。案发后,于兵潜逃至南非。2008年9月,于兵被最高检从南非劝返回国接受调查。

案情回放

炮制冤案当“政绩”

2005年10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对媒体发布了“北京破获全国首例故意传播网络病毒案件”的消息。文中宣称,网监处经过侦查,破获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该公司就是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总经理刘旭创办的东方微点公司。这样一条政绩新闻的背后,却是于兵指使手下炮制的一起冤案。在收受瑞星公司巨额贿赂后,于兵安排手下两名民警制造虚假证明,编造专家结论,诬陷东方微点公司高管田亚葵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和侵犯商业秘密罪,使无辜的田亚葵被关押11个月。该公司研发的软件也在于兵的阻挠下长达3年无法上市。

微点公司总经理刘旭经过多方举报、上访,才使纪检部门对于兵受贿案进行立案调查。这起冤案最终真相大白。

记者追访

>>被害人刘旭

◎关于判决

还了我们清白

“至少还了我们清白,这一点比较欣慰。”昨天记者联系到微点公司总经理刘旭,他称已得知判决结果,“并不出乎我们意料”。说起于兵的死缓刑期,他说自己其实并不最关注具体判多少年,而是更关注对案件的定性,因为从被诬蔑为“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公司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即使是在此案进入司法程序后,仍然有人对他们公司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因此这个判决结果可望洗清强加在他们身上的这种诬蔑。“5年多了,我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关于赔偿

随后会提起索赔

由于于兵从中作梗,微点公司本来准备在2005年上市销售的软件被雪藏3年之久,直接损失就达到3000万。所幸在此案平反昭雪之后,微点公司的软件相继被北京奥运会、国庆60周年和世博会采用,恢复了正常经营。刘旭表示,在拿到于兵的判决书以后,会与公司法务部进行沟通,保留通过法律追索赔偿的权利。但索赔数额目前还无法确定。

>>被害人田亚葵

已申请国家赔偿

昨天,微点公司副总田亚葵通过刘旭也得知了于兵的判决消息。作为受害人和举报人,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终于可以消除家人的担忧。即使他当时已经被取保候审,他的父母亲还是半信半疑,质问他“如果没有违法,警察怎么会平白无故抓你?”其他人的看法更是带来很大压力。遭于兵陷害被羁押11个月后,他带着一头白发回到微点公司工作,并向检方申请了国家赔偿。于兵案作出判决后,检察机关将依据程序对国家赔偿的申请作出结论。